Shark is shark

晨曦叩竹窗 镜中人如画 痴情郎 手执眉笔 何时放
青梅下谁家的竹马 搁置着无猜年华 到后来贞燕也模糊了归途 何人道 三年未见 故人仍故人 三年无念 故人岂故人

「立夏」

以為時間抵不過掏心掏肺的愛
時間過去了愛消磨殆盡了
才回過神悲哀地發覺
人之所以愚蠢
就是因為自以為是懂愛的

春夏交接的這個清晨,整個世界都慵懶起來。

我的愛大抵溫順,卻也同樣傲慢。

“我也不想这样 一晌贪欢 醒来就是南柯一梦 给的时候以为是幸福 谁知道溃散的时候成了什么 我只是寂寞 却没有堕落 我只需要陪伴 并不欠缺救赎[独木舟]”



大喜之日,祝愿新婚,祝愿余生幸福。

“好像风够温柔了 好像阳光够暖和了 好像一切都足够美好了 唯独我身边缺了一个你而已”

BLUEBERRY -

小小的藍莓里藏有星辰呢。🌃

「不過是年歲又添一筆 無關痛癢 何必幾多歡喜」

[生辰 廿] [孙小离]

晨光熹微 不小心入夢 紅了眼
昨日收到的🍰
凌晨月色清冷 稀薄寒涼的空氣 風聲喑啞 穿過夜半 目光所及 星零云黯 一眸闌珊

洛城冗長的雨季,終日陰云涼,春意眠,寥寥晚風,不甚溫柔。

月末雜記——陰雨 闌珊春意 小情人 9beats 熬一碗三月甜膩

寒春冗長 陰晴不定 風過落雨自是由不得我/
冷酷得要死 倔得要死 漠然得要死 遇事死撐 撐不下去也不曾有一言半語 寧願選擇自我崩壞 夢魘終日糾纏 夜已熬冷 心上荒蕪黯淡 像明天/
午後 傍晚臨近 天放晴 打濕街道的是夜雨亦或晨雨 這座城市都還是一樣 人來人往 行色匆忙/

「The days are getting colder, and the rain is falling down. What is worse, the pain or the hopelessness, or both.」

歲月堆積在殘破不堪的軀體之中
令人作嘔的郁症在血液裡張狂叫囂
一副空殼惺惺作態在佯裝著清醒
大抵是沒能任憑自己落入塵世俗套
冷眼旁觀著軟弱疼痛絕望下的殘暴
隨手折下那支斷頭臺下的妖冶玫瑰
凝眸把玩著任由它在指尖枯萎沉寂
間歇性分裂症挑逗著一場喜劇荒誕
譬如早已消亡的那場不堪放縱的夢
和任何藥物都不可醫愈的晝癡夜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