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is shark

晨曦叩竹窗 镜中人如画 痴情郎 手执眉笔 何时放
青梅下谁家的竹马 搁置着无猜年华 到后来贞燕也模糊了归途 何人道 三年未见 故人仍故人 三年无念 故人岂故人

/
窗外有雨順著玻璃窗滑落
想起初一那年差點跑斷氣的馬拉松
跳著馬蘭開花二十一的小學操場
午後的蟬鳴填滿了一整個夏季
拿著毛毛蟲憋著壞心思的惡作劇
臨冬前站在五樓的鐵欄邊看落葉緩緩
雨水落在透明的傘面上噼啪作響
聽得見時光在凜冽寒風中被吹散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