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is shark

晨曦叩竹窗 镜中人如画 痴情郎 手执眉笔 何时放
青梅下谁家的竹马 搁置着无猜年华 到后来贞燕也模糊了归途 何人道 三年未见 故人仍故人 三年无念 故人岂故人

冬至 · 餃 · 暫離

/
那個人總以為我什麼都有了
殊不知我身邊同舊時一樣荒蕪
如今這境況想得通也能接受
至於情緒到底是悔是認命
講來並沒有多撕心裂肺不能自已
只是提不起精神也沒多愉悅罷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