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is shark

晨曦叩竹窗 镜中人如画 痴情郎 手执眉笔 何时放
青梅下谁家的竹马 搁置着无猜年华 到后来贞燕也模糊了归途 何人道 三年未见 故人仍故人 三年无念 故人岂故人

“日日重覆同樣的事,遵循着與昨日相同的慣例,若能避開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會有悲痛的來襲。[人間失格]”

/
昨日份——美膩到漂焦的傻大碗和「無所不能」的萬能離。意外見了晨同學。心情美美的。[筆芯]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