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k is shark

晨曦叩竹窗 镜中人如画 痴情郎 手执眉笔 何时放
青梅下谁家的竹马 搁置着无猜年华 到后来贞燕也模糊了归途 何人道 三年未见 故人仍故人 三年无念 故人岂故人

“不要難過太久 以後有以後的難過”

☞ 注意
僅調色。僅排版。非拍攝非畫。